Thursday, 21 September 2017

*



我曾經有這樣的幻想,可能在若干年後,
大家都成家立室以後,


有天我倆會在子女的幼稚園門前碰面。


那時候的你和我,
是相近但遙遠;
是熟悉但陌生;
是欲言但又無語;
是再會但又離別。


成長路上,也許就盡是放手的學習。
你若不捨,但也總有離別之時。
Maybe life is all about letting go.


Saturday, 25 March 2017

夢想




看了大台剛播放的心情約會,
感恩我們終於有個較為正面的節目,
令大眾對精神健康多加認識。

本集的訪問對象大姐明跟主持旦哥和Sammi 分享自己患上抑鬱焦慮症的經歷。

當中她提及,旁人對待情緒病患者跟對待其他病人態度不一,
因為他們看似健全,(在旁人眼中)能夠正常生活,根本不似有病。

曾患上抑鬱症的Sammi 也訴說,
就算是同住的父母,原來在她生病時也沒有察覺她的情況;
而大姐明的丈夫也坦言,他根本對此情緒病一無所知,完全不知道應如何幫助她。

這對正在走過情緒低谷的人來說,
其實比起其他病患者可能感覺更為孤單。


-

在新生會剛完成了義工培訓,參加結業禮時中心職員曾分享,
世衛估計,抑鬱症將於二零二零年成為人類健康的第二殺手,
這正是為我們對精神健康的關注響起了一個頗大的警號。

一個人的力量雖有限,
但做鍵盤戰士也好,實際去做義工都好,甚至完全投身此行業,

我都希望在可見的將來,
我們會有一個更共融,更關注精神健康的社會。